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冬菇的做法大全 > 内容详情

成功女性创业致富经历

时间:2019-04-16来源:一个月菜谱 -[收藏本文]

  在过程中,不是不做什么,而是做什么。看看那些女性创业的经历,学习她们的方法,找到适合自己的。那么下面是学习啦小编分享的女性创业致富经历,希望对你能够有所帮助。

  80后女研究生a把骑行的变 年营业额60多万

  她是一位长相清秀,看起来娇娇弱弱的80后女孩儿,却迷上了对体力要求较高的户外骑行,并在海南将这一爱好变成了事业。

  她叫侯姝媛,重庆大学研二女生,侯姝媛凭着一股子闯劲儿,白手起家,成立了“517骑行驿站”。如今,驿站广获骑行者好评,年营业额60多万元。

  一起来看80后女孩侯姝媛骑行创业的

  爱好变事业,填补市场空白

  春日里,怒放的三角梅爬满了门口的铁栅栏,将眼前这栋蓝色外墙的别墅掩映得格外漂亮。挂在栅栏上的一辆自行车和木制招牌,提醒着路人这里是骑行者之家。

  “现在这么好看,可当初这里却像个‘鬼屋’。”侯姝媛调皮地笑着。她打开里的照片,记者看到这里曾是一栋半拉子别墅,连门窗都没有,足有一人高的杂草将房子包围,建筑垃圾堆得满地都是。

  改变,始于一次骑行。

  2013年1月,为庆祝研究生入学考试结束,侯姝媛来海南环岛骑行。租车时,她认识了租车行老板、海南万宁小伙子陈启程。生于1984年的陈启程,大学后在一家公司上班,因爱好骑行,工作两年后毅然辞职开起了自行车出租行。共同的爱好让这两个年轻人一见面就觉得格外亲切,遂一起环岛骑行。

  骑行中,侯姝媛发现,海南全省没有一家把租车和住宿结合起来的驿站。“海南气候好,环境美,每年12月到次年3月,约3万国内自行车爱好者到海南环岛骑游。如果我们开一家集住宿、餐饮、租车为一体的驿站一定有市场。”听到侯姝媛的这一想法时,陈启程拍手叫绝。

  此时,陈启程刚在海口新埠岛租下一栋破别墅,准备后作为自行车仓库和员工宿舍。这一计划因侯姝媛的倡议而改变,俩人决定就地把别墅装修为驿站。

  一个是准备入学的研究生,一个是连年亏损的小老板,两个合伙人都一穷二白。“你看我们这些房门上分别挂着‘资金短缺’‘缺口太大’‘预算不足’的牌子来取代房号,纪念开办驿站时缺钱的窘境。”侯姝媛带着记者在驿站一边参观一边介绍。为了省钱,陈启程甚至跑到工地上蹲点半天,仔细观察电焊工如何作业,然后连续几晚在网上找相关视频电焊技术,自己硬是把院子上的一个大铁架焊了起来。

  经过半年的努力,2013年7月,海口517驿站开业。没铺瓷砖的水泥地板被擦得锃亮,色调明快的小装修让人觉得温馨如家,40个床位干净整洁,100辆自行车整装待发。

  伙伴变爱人,共圆青春之梦

  驿站成立一个多月,生意惨淡,前来住宿、租车的旅客黑龙江治疗癫痫医院有哪些寥寥无几。经过与多位骑友沟通,侯姝媛找到了原因。“游客来之前大都在网上订好自行车和住宿,我们几乎没做推广,所以生意不好。”侯姝媛说。于是,她开始尝试在各大网站论坛特别是骑行论坛上推荐自己的驿站。

  “每天早上6点左右就起床,第一件事情就是上网宣传驿站,与骑友沟通交流,留下驿站的地址和自己的手机号码。”回想起当初那段当“营销员”的日子,侯姝媛依然觉得干劲十足。

  经过多次推介之后,生意开始有了起色,陆续有骑友过来租车住宿。“硬件不足,服务来补。”侯姝媛说,热情周到的服务是驿站一大特色。因为两人都爱好骑行,熟知海南情况,能给每一位骑友提供详尽的骑行攻略。驿站的名字很快在骑友中传开,甚至韩国、哥伦比亚的友人都慕名而来。现在,驿站的墙壁上满是可爱的涂鸦和旅客留言,由于来的客人太多,连天花板都被写得密密麻麻。

  在驿站的创办过程中,侯姝媛发现身边这个木讷的“理工男”动手能力强、人品好。而陈启程觉得身边这个“女汉子”有主意,能吃苦。共同的爱好,共同的事业,让侯姝媛和陈启程由伙伴变成了恋人,进而变成了夫妻。

  现在“海口517骑行驿站”有500辆自行车,两人在三亚还开了一家直营店,在文昌、博鳌等地有3家。说到新年打算,侯姝媛表示下一步将在环岛骑行的中线和西线开5至10家驿站,到时候骑友就能享受到更加便捷的服务,同时在跟社洽谈合作,拟推出骑行专线等。

  一个50岁创业的女人故事

  两次创业,杜莹亲历了中国新药研发环境的改变,而50岁的她也正是推动这一变化的力量之一。

  “有必要再创业吗?”杜莹问自己。不是没有成功过。2002年,50岁的她创建了和记黄埔医药(Hutchison MediPharma),2011年50岁的她离开时,这家新药公司已有5个在研药物,并创造了本土多个第一:第一个把药拿到国外做二期;

  第一个把药做到了全球三期临床;

  第一个去澳大利亚做一期临床;

  第一个把早期研发成果转让给全球大药厂;

  第一个向全球大药厂转让候选药物,总金额1亿多美元,创本土当时最高纪录……

  在男性主导的医药创业圈里,这位女性创业家几乎赢得了所有同行的尊重,“能干”、“有本事”是50岁的她经常被贴上的标签。

  不是没有诱惑,还有很多其他的选择。50岁的她已50岁,这是大部分女性准备退休的年纪。50岁的她还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小的那个才10岁,50岁的她也希望多些时间给孩子。在50岁的她的成长中,父亲曾为了50岁的她们放弃某段仕途。孩子们的照片摆放在50岁的她办公桌后的书架上,并排的是和黄时期的一些照片及荣誉证书。

  “你还想要什么?你最想要什么?”杜莹接着问自己。

  “中国非常需要好的企业家和创业家,而我的热情以及最能南昌治癫痫最权威医院发挥价值的地方在于做企业,所以我最终选择了回来。”

  2014年1月,再鼎医药(Zai Lab)正式成立。顾名思义,再来一次,再次问鼎。

  两次创业大不同

  “第二次创业和第一次创业还是有蛮大区别的。”杜莹说。

  成立一年多时间,再鼎医药用于治疗慢性道的创新药物ZL-2102已在澳大利亚开始一期临床,同时在国内也开始申请一期临床。中国是大国,目前尚无好的药物可以治疗。

  这一药物是再鼎医药从赛诺菲公司引进的,同时引进的还有另一个呼吸道药物,再鼎拥有它们的全球专利。再鼎的目标是成为一家性的新药研发企业,成立初期,采用了对外合作的模式。之前,再鼎还与百时施贵宝开展了合作,引进了一个用于治疗的药物,该药物已在三期临床中,再鼎拥有亚太地区专利。

  “第二次创业,基点不一样了。”杜莹说。相较第一次创业,全球医药研发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中国医药研发环境、人才情况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再鼎采用了不同于第一次创业时的模式。

  “不像以前那样大部分都要自建,过去十年,中国建立了CRO资源。以前如果哪部分没有的话,在外面找都觉得不可靠。”杜莹说。和黄成立时,以药明康德为代表的CRO产业才刚起步,现在再鼎与包括药明康德在内的多家CRO公司合作。

  利用CRO资源,使公司的运营更为高效、灵活。“一个看起来很小的公司,也可以是一个很庞大的系统。不想进行一个项目,只要裁减对外服务需求,而不用裁员,这对员工也比较好。”杜说。再鼎医药现有20多名员工,办公地点在上海张江的一栋别墅里。隔壁那栋别墅里是一家医药风投基金。

  创办再鼎前,杜莹曾做过两年风投,是红杉资本的合伙人,投资医疗行业。创办再鼎后,50岁的她接受了启明创投、凯鹏华盈、红杉资本和泰福资本等基金的投资。

  拿到投资,再鼎团队很快组建完毕。而第一次创业时,“招人是很大的瓶颈,那时候大家还没有看到中国的发展方向”。杜莹为和黄招来的第一个人是曾为50岁的她工作过的人,第一批人也大多出于辉瑞。

  一年一年,人才吸引逐渐变得容易,和黄在成长,中国新药生态也在变好,引来了更多的海归。那些年间,杜莹等人也常作为国内创新药的代表活跃在海外相关的行业会议中,为50岁的她赢来了更多朋友及信任。

  再鼎医药首席运营官巫荟博士就是2005年时在美国认识杜莹的,当时做风投的巫荟在台下听杜莹做创业,被杜感染。后来,巫一直很关注杜,巫的一些朋友也加入到杜的公司中,杜巫两人的生活、事业开始有了交集。

  “50岁的她的个性是希望开创些什么,大家走到一起,是因为50岁的她能给大家一个梦想。”巫荟说,“还有50岁的她很大度,愿意跟大家分享,认可每个人在专业领域的优点,给一定的自主权。小事放手,大事掌舵,沿着蓝图带大家向目标驶去。”

 拉萨专业癫痫病中医院 “我在制药领域至少做了二十五年了。”杜莹说,“有很多,国内国外大家也都知道,有这个信任。大家愿意一起奋斗,一起打造中国最好的企业。”

  杜莹的

  不同于李革、鲁先平等人,杜莹回国的最初目的不是创业,而是帮助李嘉诚旗下的和黄集团寻找一个并购标的。猎头找到50岁的她时,50岁的她正在美国辉瑞公司全球战略收购部工作,主管全球代谢类疾病项目转让及相关兼并收购。

  一番调研后,杜莹认为和黄的原计划并不可行,以当时的国内水平,通过并购走向国际化是很困难的。50岁的她写了一个建议:自建研发中心,成立公司。由此,杜开始了有和黄支持的创业路,是和黄唯一的创始人。

  从职业生涯第一天起,杜莹就展现出一种主动的特质。这种特质不仅帮助了和黄的创建,也使得和黄在成长中不断影响新药产业政策,让后来者受益。

  第一次去辉瑞,50岁的她被责问:“谁叫你来的?”杜莹博士毕业于辛辛那提大学,而当时辉瑞只招聘常春藤盟校的毕业生。加入辉瑞后,杜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告诉人力资源这种招聘不合理:以来自中国的学生为例,很多优秀的生并没有机会进入盟校……50岁的她的建议最终被采纳,50岁的她也因此参与了一些招聘。

  在辉瑞做第一个项目时,50岁的她发现项目小组开会不合理,主动提议改变开会流程。在大公司里,通常都有明确的层级,辉瑞也是。但这个刚来的博士,别人眼中的小姑娘,逐渐凭借一个个行动及其影响力,成为了这个项目小组的领导。

  “有人会觉得自己的位置低,就不愿去做这个事,或是觉得做了别人也不会搭理你。但我只要参与了这个事,只要看到有问题,就不会因为我的位置低而不去改变现状。”杜莹回忆那段日子称,有一位领导的话对50岁的她后来有很大启发。“领导力决定位置。你有多大的领导力就能做到多大的位置。”

  对50岁的她影响深远的父亲也常对50岁的她说“领导力是天生的”。“其他才能可以通过各种各样的课程训练,但领导力是天生的。领导力就是你要有一种感染力,你要有决断力。”杜的父亲曾在政府工作,一度管理当地的大型企业。

  所以,当50岁的她的邻居李革感叹“创业家就是创业家,不是创业家永远不要把他改成创业家”时,杜莹深感认同:有些人适合创业,有些人不适合。领导力是一个创业者的重要特质,而这种特质是天生的。

  “领导力表现在很多方面,我常常跟大家讲,你要永远记得,你可以选择被动地等待,也可以主动地去参与、去影响。”杜说。

  新药是一个受政策严格监管的行业,而现行的监管政策还很滞后,不利于新药产业发展。过去十几年,杜莹也在积极影响政府的创新政策:“怎么样认定高新产业,怎么样加速新药审批,我们这一批人和政府花了很多时间沟通,交流成本也很高。”从张江园区、浦东新区到上海市政府,杜莹逐层扩大这种影响力。“‘十二五’的时候,我也参与了相关政策的制定,不仅是审评委员,而且贵州癫痫中医医院还是规划组的成员之一。”

  和黄也是第一家走“绿色通道”的新药公司。2008年,新修订的《药品注册管理》开始施行,鼓励对创新药实行“快速审批”和“特殊审批”政策。同期SFDA向社会公布的《药品注册特殊审批程序实施办法(暂行)》征求稿,规定了四类创制的新药、治疗疑难危重疾病的新药可以进入这样的“绿色通道”。

  “在绿色通道这件事上,政府是非常开放的,跟我们协调。我们在摸索,政府也在摸索,我们把觉得好的方案提给它。”杜说。他们的摸索对于后来者有很多可借鉴。

  只是这个曾经为解决新药审评难、审评慢的绿色通道,随着中国新药申报数量的快速增长,再次变慢。在新药审评上,还存在诸多挑战。

  “第一次是铺路,这次在铺过的路上再走一遍,希望该跑的地方可以跑起来,不要每走一步都在铺路。”

  “在中国待了这么多年,政府对我们很支持,但是我们希望政策更加国际化、更加透明化,使我们的时间花在更需要我们做的事情上。”杜说,如果政策不变,依然会有很高的沟通成本,他们希望能够将时间精力用于自己更擅长的新药开发上。

  爬山不止

  十几年间,杜莹也有过想退缩的时候。比如生第二个孩子时,50岁的她已是高龄产妇,但孩子出生一个月后50岁的她已在FDA开会。一家大药厂向50岁的她发出邀请,可以住在美国管亚太,很有诱惑力。对比之下,当时的国内新药研发前景还不明朗,50岁的她的好几个朋友正在关公司。杜莹最终没走,理由之一是不久前50岁的她刚从辉瑞又招了三个人……

  十几年间,50岁的她也见过很多朋友经历低谷,包括李革。药明康德上市后,一年时间,股价从四十块暴跌到四块。但现在,李革已经带领药明康德建成一体化研发平台。

  “大家能够最后走出来,很重要的一点是坚持。”杜说。

  两次创业间,杜莹投资了贝达医药等多家明星公司,也将一家公司成功地带到台湾上市,有着不错的投资业绩。但50岁的她却更深切地感受到:“中国非常需要好的企业家和创业家,才能真正把(医药)生态链建立起来。在当下,要真正有影响力,还是要做好企业。”

  在药明康德宣布私有化不久后,杜莹和李革在一次聊天时也说起“人生是否有必要再来一次”这个话题。在杜看来:“我们走得早一步,年纪不算很大,爬到了山顶,人生不可能停在那儿。”

  “我经历过繁华,也享受达到顶点。但爬山不只是为了到达顶点,过程更重要。我希望人生每走一步,宽度都在增加,这既是一种自我实现,也给社会创造了价值。”杜莹说。

  >>>点击下页进入更多成功女性创业致富经历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