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炒南瓜的家常做法 >
htwxw.com
文章名称 日期
  • 2016-01-14
  • 2016-01-14
  • 2016-01-14
  • 2016-01-14
  • 2016-01-14
  • 2016-01-14
  • 2016-01-14
  • 2016-01-14
  • 2016-01-14
  • 2016-01-14
  • 2016-01-14
  • 2016-01-14
  • 2016-01-14
  • 2016-01-14
  • 2016-01-14
  • 2016-01-14
  • 2016-01-14
  • 2016-01-14
  • 《一碗白米饭》 作者:佚名唐应生是一个按摩郎中。他原本学的西医,后来自学推拿按摩,且越做名气越大,如今便干脆放弃西医,专事按摩。有一回,我在一个朋友家里吃饭,遇见了唐应生,无意间我向他聊起,我右手的小手指关节痛,到医院做过检查,医生认为是类风湿病,要我弄些雪莲花泡水喝。我喝了半年的雪莲花水,就是一点不见好转。唐应生说,你这不是类风湿病,是颈椎骨增生,压迫了神经,所以导致小手指上的关节痛。我给你做做推拿按摩就好了。我说,你莫把什么病都往脊椎骨上扯,这小手指上的关节,与颈椎骨可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事。唐应生就认真了,他说:你去照个片子,肯定是颈椎骨上增生了。我给你推拿按摩二十次左右,保证给你治好。被他这么一说,我第二天便去照了片子,果然,是第三和第四个颈椎骨之间增生了。于是,隔三岔五我便到唐应生的工作室去做按摩,两个月下来,唐应生果然便将我这小手指关节上的痛给治好了。我问唐应生,你原来学西医,后来怎么又自学推拿按摩了呢?他说,小时候,我们村里来了一位蹲点的国家干部。干部吃的是派饭,有一天派到我们家吃饭来了,我妈打了一碗白米饭给干部吃。干部一看我们全家人碗里都是红薯丝,便对我妈说:“大嫂呀!你看你家这些孩子,都是吃的红薯丝,你让我一个人吃白米饭,我怎么吃得下去呀。”我妈说:“干部,你这半斤粮票,一毛五分钱,可是没带红薯丝的呀!”干部说:“大嫂,话可不能这么说。”说完之后,他将我们碗里的红薯丝一齐倒进锅里,将他那一碗白米饭也倒进了锅里,然后拿起锅铲一阵搅拌,他大声对我们说:“孩子们,我们一起吃这红薯丝拌白米饭,好不好?”我们一齐说:“好,太好了!”我妈感动得站在一旁眼泪水哗哗地流。这是我小时候吃过的最多的一餐白米饭,我一辈子都忘不了。那天,吃过白米饭后,干部对我说:“应生哪,你来帮我捶捶腰好吗?我这腰,一干重活就痛。”那时的蹲点干部,每天都要和大伙一块下稻田干重活。于是,刚刚吃过白米饭的我,便劲头十足地在干部的腰上又是捶又是推……干部便在我这推拿中不知不觉靠在椅子上睡熟了。也许,就从那时开始,我便想着长大了要当一名按摩师。可是,如今当我真正当了按摩师之后,却再也找不到那位干部了,我真的还想为他按按腰。唐应生对我说:“你在市委工作,能不能帮我去打听一下那位干部的下落。”“你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不知道。1973 年在唐家村蹲过点的地委三分之一工作队的干部,这应该能打听到。”于是,我到市委组织部和档案局去查,却没能查到有关1973 年地委“三分之一”工作队的花名册。一些老同志告诉我,当年的地委工作队成员,并非就是地委大院里的干部,大多都是从各战线、各部门抽调上来组成的工作队。何况,当年参加过工作队的老人,很多已经不在人世了。几经周折,我终没能打听到唐应生想要打听的那位给过他白米饭吃的干部。我不得不十分抱歉地告诉唐应生,确实打听不到那位干部的下落了。“都怪我连他的姓名都不知道。”唐应生便十分内疚,长久地再无语。 #感恩#——故事
    2016-01-14
  • 2016-01-14
  • 2016-01-14
  • 2016-01-14
  • 2016-01-14
  • 2016-01-14
  • 2016-01-14
  • 2016-01-14
  • 2016-01-14
  • 2016-01-14
  • 2016-01-14
  • 2016-01-14
  • 辉坛文学网-有奖征文,原创文学网征文